介紹

"我們在此邀請您參與社會運動之「全球集智計劃」(international collective intellectual)。
我們的目標是創造一個讓行動者與個人和社會運動連結的空間,藉此和雜誌期刊一起廣泛且開放地分享與討論世界各地之社會運動與公民社會組織(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所面臨之挑戰。計劃名稱中所提到之”智慧”(intellectual)源自於葛蘭西(Gramsci)和布赫迪厄(Bourdieu)論述,而非菁英式的觀點。
全球正義運動(Global justice movements)目前正面臨多重挑戰與議題。此運動參與每天都在發生的具體抗爭,致力於為草根社區組織充權與建立這些組織處理在地與全球議題之能力。
草根社區組織時常深入地參與思想的戰鬥,藉以打擊霸權支配之意識形態。無論是在恰帕斯(墨西哥)、西雅圖 (美國)、阿列格弗港(巴西)、熱內亞 (義大利) 等地之全球動員,亦或是無數之在地、全國或是區域性的鬥爭,這些組織設法去挑戰與縮減華盛頓共識(Washington Consensus)中所提到之”別無選擇”(there is no alternative)的保守派原則。
另類全球化運動即在這些驚人的努力成果中逐漸浮現,重新建構並更新了國際主義的概念和實踐。 “新”與“舊”的行動者(從19世紀的工會到2000年代初相似的平行團體與集會)已在這個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年代成功地開始對抗不公正地行為。透過諸多的奮爭,他們展現了告發非正義行為的架構。他們反對美國在伊拉克與阿富汗進行之“無止盡的戰役” 、80年代至90年代後期的「結構性調整方案」(structural adjustments programs)與世界貿易組織(WTO)逐漸增長之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力。
近期的金融與經濟危機已證明另類全球化運動的分析是正確的,且訴求亦相當適切。然而,相關的方法亦變得平凡瑣碎。相反的是,這意味著即使另類全球化運動已展現出此運動與世界歷史發展的關聯性,且金融危機代表的是全球資本主義的減弱,但構想與理念的奮爭仍在持續進行著。
其他嶄新的挑戰確實也逐漸浮現。繼美國總統歐巴馬當選總統之後,美國的帝國主義遭遇了其霸權受到挑戰之危機,因此嘗試採取新的戰術,如:在重新武裝與部屬維和工作的同時,“內化”部分軍事衝突(military confrontations)。所謂的南方的 “發展中”國家(如:中國、印度和巴西)也在多邊連接(multilateral engagements)中展現其重要性。歐洲陷入危機。菁英陷入僵局的窘狀隨處可見,例如:氣候變遷的協商談判、阿拉伯世界要求民主的大型運動及非洲、亞洲與拉丁美洲的資源搶奪。
此計畫將促成思想匯集的奮鬥。這不是”另一項”計畫,亦非一項獨立的試驗。在許多方面而言,我們承認我們是另類全球化運動這廣泛且仍具疑問之國際信念與實踐的後繼者: 我們的運動並非第一個嘗試發展出一個公開且具國際多元性的反霸權集智計畫。
更甚者,另類全球化運動與相關方法,包括世界社會論壇的過程,已展現其在主導對抗之重要關聯。在世界各地,仍有許多如”農民之路”(Via Campesina)之類的社會運動持續推行”全球串連對抗”之計畫。
此計畫即建立在這些經驗之上,亦將成為這些對抗過程與動力中的一部分。全球集智計畫的討論內容將養育並逐步增強在其他空間進行之討論。社會運動的現況確實充滿了希望與威脅。與左翼運動和過去的社會運動不同的是,我們不能被這些威脅蒙蔽雙眼而選擇相信資本主義、帝國主義或殖民主義最終將因這些信念之內在矛盾而瓦解。
在世界社會論壇的過程和其他重要的空間場域中,這些進化中的現實開展了新的探索與討論新想法、觀點和提案之空間。
“全球集智計劃”是一項新的”社會運動之智慧匯集”(引述葛蘭西與布赫迪厄之定義與傳統);它打破社會運動與研究/教育網絡之疆界。這將協助世界各地的社會運動依據其需求,在進入下一階段的對抗前建立策略性的討論, 並建立對抗霸權的工具與觀點。
我們誠摯地邀請您一起參與此項計劃。若您有意願進一步瞭解此計劃,請參考附件之計劃介紹、此專案之初期計劃與施行方法等相關文件。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聯繫voices@voicescollective.net"

Suivre Intercoll.net

社交网络 - RSS